列印

政府提出公務員薪調方案
為高中低層劃一3%
有欠體恤低層公務員境況

  員會於2024年6月4日收到公務員事務局來函通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向四個中央評議會職方提出2024-25年度的公務員薪酬調整方案為:高、中、低層薪金級別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幅度劃一3%。

  本會作為高級公務員評議會、第一標準薪級公務員評議會職方成員之一,已於本年6月6日提交了2024-25年度公務員薪酬調整反建議:高、中層公務員薪酬調整上調4.32%、低層公務員上調5.47%。

  本會誠望當局及行政會議重新考慮公務員薪酬上調的幅度,重點理據/意見如下

1. 低層薪金級別公務員上調3%(只是薪酬趨勢調查淨指標5.47%的一半多少許)政府明顯未有體恤其薪金本已不高、面對生活壓力、工作量增加及一些具厭惡性工作的辛勞;予人偏離踐行良好僱主政策之感

  低層薪金級別公務員現時的薪級薪酬由$14730至$24380,如按今年的薪酬趨勢淨指標(NPTI)5.47%上調薪酬,其幅度為$805至$1333,一個三/四口家庭僅可應對本年度將接踵而來的各項生活費用的加幅,減少被通脹蠶蝕購買力,談不上有實質的薪酬增加,以改善家人的生活。

  而3%的上調幅度只為$441至$731,這個幅度絕對不足以一個三/四口家庭應付本年度未來的通脹,即意味生活質素會下降。再者,由於人手嚴重不足,要維持提供予市民的優質高效服務,即工作量增加,兼且有些工作崗位屬厭惡性質(例如:清理及處理垃圾、屍體等),工作上的辛勞有增無減。如此,何來獲得感、幸福感?無怪乎低層薪金級別人員其失望、憤懣之情尤甚!

  根據1988年仲裁委員會的建議,由1989年起,若薪酬趨勢調查結果顯示,低層薪金級別的薪酬趨勢調查淨指標(NPTI)低於中層,則會調高至與中層同一水平(「低跟中」),這做法展現政府體恤低層薪金級別人員薪金不高,為履行良好僱主的德政。過去「低跟中」讓低層薪金級別稍為比按NPTI上調薪酬高一些,是政府作為良好僱主,主動介入及改善利益分配機制,令低層獲得一些體恤照顧,亦避免高、中、低層的差距過份擴大,客觀上有助政府建立良好僱主的正面形象及推動低層級別人員的團隊精神。若今年以考慮及計算過往「低跟中」累積的數字為由,大幅偏離低層級別NPTI5.47%,壓低其薪調幅度為3%,豈不反其道而行,亦有欠充份考慮政治觀感;令人質疑政府是否繼續踐行良好僱主的政策、是否主動作為縮窄社會貧富差距的表率?!

  低層薪金級別公務員約有3萬人,其薪金不高,薪幅上調5.47%,只涉極有限的額外開支,政府財政上應不會做成不可承受的壓力。

2. 劃一上調3%只能追上過去4年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對公務員的激勵性微乎其微

  高、中、低層薪金級別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幅度劃一上調3%,只能追上過去4年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的升幅,對公務員當前須兼顧𠄘擔近兩萬個公務員職位空缺的工作、協助局/部門於本年度節省1%開支及應對各項經濟、民生的新工作新挑戰,其激勵性可說是微乎其微。

3. 偏離當前人力資源市場的薪酬趨向,不利招聘人員填補在擴大中的空缺,也不利推動變革創新

  今年的薪酬趨勢調查指標(NPTI)(高層4.01%、中層4.32%、低層5.47%),正反映著當前本港人力資源市場的薪酬趨向指標。本會深明現時政府財政上出現財赤,但在本港勞動人口短缺的新常態下,偏離了人力資源市場的薪酬趨向指標,壓低了薪酬調整的幅度劃一為3%,有機會令人員持續流失,近兩萬個職位空缺會再擴大。在人手長期緊絀的情況下,公務員的工作量、壓力超負荷,也不利推動變革創新。

4. 公務員「加辛」為政府節省不少空缺職位的薪酬及其他開支,已助力減少財赤

  現時公務員隊伍有近二萬空缺,人員缺額超過一成,但未見「人手荒」能在短期內解決,即未來公務員需一段長時間承擔近二萬空缺崗位的工作;本屆政府上任以來,積極回應市民所需,推動拼經濟、謀發展,推行了不少新舉措,公務員在人手嚴重短缺下一一完成這些工作。此外,按今年的財政預算案,部門連續第2年須節省開支1%,不同級別的公務員需協力節支。公務員已用其「加辛」,為政府省不少空缺職位、縮減編制的薪酬及其他開支,已助力減少財赤。

華員會誠望當局、行政會議重新考慮公務員薪酬上調的幅度,特別是低層級別人員的處境

  事實上,薪酬、福利的改善是最直接對員工起激勵作用的,亦是反映員工其辛勤勞動的價值。勒緊公務員薪酬調整的褲頭,對公務員士氣、挽留人才及招聘人員會都帶來負面影響,並非上策。故此,本會誠望當局、行政會議重新考慮公務員薪酬上調的幅度,特別是低層級別人員的處境。

  在本港勞動人口短缺的新常態下,偏離社會當前人力資源市場的薪酬趨向,壓低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幅度,非上策也非長久之策,有機會令人手持續流失,近兩萬個職位空缺會擴大,不利於處於轉折關鍵期的香港急待突破因循、變革創新。訂定本港適切的人口政策,以直面本港人口急速老化、超低生育率帶來勞動人口快速減少的問題;加快打造智慧型政府、智慧型香港,以科技减少/取代某些工作崗位對勞動力的需求,令勞動力供求及工資水平在人力資源市場力量下得到一個平衡,方為長治之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