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直言集:處理公務員薪酬調整 應摒棄民粹路線、僵化手法

黃河 本會前會長、前高級公務員評議會職方(輪任)主席
( 轉載自2022年3月31日 《巴士的報》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10434608 )

  報導,早前,華員會因私營公司業務仍受疫情嚴重扭曲,公私營企業仍處於非常時期,公務員薪酬趨勢調查不具參考價值,再次要求政府中止調查,以避免引起爭議和分化,有利於政府集中資源抗疫,撥出更多人手準備有機會推行的全民強制檢測,或應對下一波疫情。

  值得關注的是,在回應傳媒時,來自工聯會的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主席郭偉强議員,竟表示:「需按機制每年進行薪酬趨勢調查,不可跳過」,「最終公務員薪酬調整幅度,應視乎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和通脹數據等資料出台後,綜合各項因素作出決定」,「但留意到去年本港仍有通脹,公務員承受不少通脹壓力,如果政府盲目再凍薪,或會影響公務員士氣」。

  另一位來自勞工界的議員周小松則作出了呼應:「公務員已經凍薪兩年,加上第五波疫情公務員承受龐大壓力,希望公務員獲加薪,藉此激勵士氣,相信若政府帶頭加薪,對私人企業亦有鼓舞作用」。

  反而民建聯議員葛珮帆在評論公務員薪酬調整問題時展現了理性。她認同了華員會的建議:「過去一年整體市道差,但部分行業反而在疫下生意急升,調查數據未必能反映實況,即使暫停調查亦合適」。她也否定了郭、周兩位議員「加薪」的主張:「若減薪會打擊士氣,但加人工亦會『被市民罵』,政府須平衡各方面作決定」,更提醒政府勿僵化、見步行步處理:「若及早表明凍薪可減少爭拗」。

  郭、周兩位議員的回應,若在平時,可算中規中矩。但今日何日?當下何事?當下,每日確診人數,已由5萬多下降到近7千,似乎正在由高位回落,但無人可以斷定,肆虐香港長達近3個月的第5波疫情會在什麼時候消停;而與此同時,根據一些專家的警告,驚魂未定的港人又有可能很快會再遭遇新一波、即第6波疫情的衝擊!屆時,已經奄奄一息的香港經濟,不知又將陷於何種境地?又將增加多少手停口停的勞苦大眾?而當下,社會上,還包括一些現任、前任立法會議員,因政府、醫管局在抗疫行動中的一些失誤,或當局未能及時澄清解釋的誤會,仍正在猛烈抨擊公務員。這個時候,沒有失業、斷糧之憂的公務員還要求加薪,只會令自己更加成為眾矢之的,社會為之將進一步撕裂。始作俑者的郭、周兩位議員,不知知否他們實際上正在為時局添煩添亂?

  兩位議員的取態,或許也反映了工聯會、勞聯仍在走民粹主義的工運路線。盡量討好會員、拉攏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賺取眼前的好處,一直是不少工會的取向。事實上,華員會就曾因年前建議過公務員凍薪而非加薪,得罪了部分會員,招致了一些人退會,為香港的大局受到了損失。但走民粹主義的工運路線,除了可以拉攏些錙銖必較的會員外,並不能培養出一支有如下特質的公務員隊伍:既有對會員、公務員,也有對政府、社會高度負責任的精神,對政府有向心力、對社會有歸屬感和承擔,有為社會整體利益思考的大局觀。這一支隊伍,正是今日香港急須建立的。而今日急須建立的還少不了已完善了選舉制度、落實了愛國者治港後的立法會,它需要一支有同樣、甚至更高素質,可以作為公務員、社會各界表率,既有愛國之情、又不缺議政能力的議員隊伍!

  還必須指出的是,郭、周兩位議員,尤其是前者,因為身兼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主席,更須對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及歷史多些認識。例如,有必要知道:「容許公務員分享、分擔經濟的起伏」(Allow civil servants to share the ups and downs of the economy),是1974年現行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確立後,港府的重要薪酬政策之一。只是港英政府在撤退之前的幾年,故意不提,回歸後的特區政府又「蕭規曹隨」,不少公務員工會團體故意勿略罷了。又例如,議員們必須知道:郭議員所謂「需按機制每年進行薪酬趨勢調查,不可跳過」之說,並不符合事實。郭議員或不知道,2003年2月,華員會建議的「0-3-3減薪方案(改良版)」被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接納,特事特辦下,一舉結束了擾攘公務員隊伍及社會幾年的紛爭後,華員會建議的暫停幾年的一年一度的公務員薪酬趨勢調查,也被政府接納。其正面效果是,公務員薪酬調整爭議在社會新聞榜上得以消失,社會「太平」了幾年,令特區政府得以心無旁騖地應對一個月後SARS的肆虐以及疫後的經濟復甦。遺憾的是,公務員事務局不去汲取歷史經驗,拒不聽取華員會的忠告,不理會已持續兩年多的更趨嚴重的疫情對香港經濟的摧殘,堅持照跟平時的機制進行薪酬趨勢調查,放任公務員及社會大眾爭議的發生,漠視其對雙方關係的破壞。據此,政府當局展示的是自己的僵化和冷漠,郭議員展示的是自己對當局監督之責的缺失;雙方共同展現的則是政治智慧的欠缺!

  為協助郭、周兩位,或許還可加上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其他議員對相關問題的了解,建議他們抽時間讀讀3篇舊文:一篇是刊登於去年5月22日《頭條日報》、資深傳媒人黃麗君的《中環High Tea——從火星來的公務員》,另兩篇是分別刊登於去年5月31日及6月3日《 巴士的報》上我的文章:《正確認識公務員薪酬調整問題很有必要》及《公務員工會維權確不能「堅離地」》。


 

  【作者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

Hit Cou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