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直言集:「洪門宴」事件折射的問題值得客觀總結

黃河 本會前會長
轉載自2022年1月21日 《巴士的報》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10029728

  了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前幾天的視頻。片中,他花了不少時間,詳列了1月3日晚的「洪門宴」(港區人大代表、選委洪為民舉辦的生日自助餐會)事件的「來龍去脈」,力證他們沒有觸犯法規,目的在為民政事務局徐英偉局長等涉事者「討回公道」。必須指出,從局部觀之,曾先生羅列的理由,大多件件屬實、句句在理,卻似乎少了些更重要的東西。

  先看看主人家、徐局長、入境事務處區嘉宏處長等涉事的高官、立法會議員等 對事件的態度:不見有任何負面的反應(極個別人士除外),沒有忿忿不平、怨天尤人、喊冤叫屈、護短強辯,反而坦承不是,公開怪責了自己警覺性的欠缺,向公眾表達了他們的歉意。徐局長更似有過較深切的反思:「官員不是普通市民,對自己應該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要求,在抗疫的最緊要關頭,應當更加警惕婉拒邀請,及應當以身作則」,「對於今次事件感抱歉,愧對市民大眾的信任和期望,願意承擔及彌補,承受該受的處理」,「日後一定會加倍審慎,緊記今次教訓,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再來看看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他在得知16位議員提前結束強制隔離檢測之後,強烈勸喻他們在1月22日完成所有檢測之前,應留家工作。梁主席表示,自己沒有權力要求議員不開會,但這是在「考驗議員的政治智慧」,因公眾對議員的要求「高一線」。對此,據報導,仍有忿忿不平的議員有意拒絕梁主席的呼籲,但終於沒有做出出格的行為。為此,廖長江議員曾公開讚揚他們同意不出席會議,以免危及立法會未來兩周的運作,體現了他們「以大局為重及有承擔」。 只是仍有議員太心急,沒有等到1月22日完成所有檢測後就出席了會議,令響應梁主席的呼籲打了折扣,也令有關議員的公眾形象蒙上了灰塵。

  我有一位公務員朋友的評語最一針見血:「洪門宴」的發生緣於涉事人「沒有防疫意識、大局意識及責任意識」!比較以上的人士,那位欲「討回公道」的政界「大佬」和眾多抱不平的建制派中人,包括堅拒道歉的議員,他們有大局意識嗎?

  沒有!如果有的話,嚴肅指正國泰航空公司是造成此次第五波疫情的「罪魁禍首」、防疫不力的特區政府以及最高領導人行政長官同須負起責任的同時,難道公眾就不能對並非普通老百姓的涉事人有更「高一線」的期望?難道他們不知道兩年以來,新冠病毒經歷了多次變異,疫情一直在變化,且速度很快,致政府防控疫情的法規經常滯後,故不應加倍警惕嗎?儘管政府在「洪門宴」舉辦之前還沒有進一步收緊防疫措施,Omicron其實已出現在香港,特區政府也曾再次發出過公眾人士不要參加大型聚會的呼籲,難道他們對此全無警覺?自助餐會上,有主人及賓客明顯違反口罩令、限聚令,並已有刊登在媒體上的照片佐證,難道他們一無所知?前年4月,時任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深水埗一酒吧「聚眾」,違反限聚令,曾被建制派(其中就有涉及「洪門宴」者)訓斥:「作為公職人員,更應該以身作則,以更高的道德標準,為整體社會樹立好榜樣」的舊案,難道他們全忘了?……

  也許,強辯者沒有留意建制派大報1月9日的社評反而說了「是其是非其非」的話:「在變種病毒Omicron進入社區、望月樓群組擴散之際,在本港第五波疫情爆發處於臨界點的嚴峻情況下,部分政府官員及立法會議員竟然出席大型生日派對……與會的政府官員(社評遺漏了立法會議員)不知分寸,在錯誤的時候,去了錯誤的地方,做了錯誤的事情,損害了抗疫大局,更造成惡劣的政治影響,教訓極為深刻」,「這些官員和議員缺乏大局意識和責任意識,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辜負了市民的期待和重託」,「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下令有關官員立即暫停履行職務。這是負責任的決定,是為維護良政善治所做的努力,應該得到堅定支持」。

  社評更指出:「抗疫是當前頭等大事。也許有人對被批評仍然心有不甘,但在病毒這個當前最大的敵人面前,政府官員(社評遺漏了立法會議員)展示出來的如果不是打仗狀態,而是熱衷於參加交際應酬,熱衷於搞關係,以這樣的觀感,如何動員民眾打疫戰?如何取信於民?更不用說生日派對上的人士不戴口罩四處走動、引吭高歌等,既涉違規,又容易傳播病毒。官員(社評遺漏了立法會議員)不是普通市民,對自己應該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要求」。

  社評還有兩句擲地有聲的話:「特首作出的懲處決定,非常及時也非常正確,是維護抗疫大局、推動良政善治的必要之舉,是維護管治威信的必要之舉,得到了香港各界的強烈支持。對於涉事人員,依法依規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唯有如此才能重建公眾的信任,才能起到應有的警示作用」!

  我在1月7日《我看立法會換屆選舉之四:只不過拿到了准考證》一文中批評有人刻意不舉手宣誓時說過:「監督行政機關施政,立法會議員是有責在身、有權在手,只要在胸前掛上一個裝滿行政當局不是的袋子,『律人』不難做到。但『律己』呢?回顧上屆的歷史,不論『藍』、『黃』,似乎只能找到幾個負面的例子」,「希望本屆,不論是舊面孔還是新面孔的議員們都能戒驕戒躁,放下架子、收起氣焰——如有的話,盡快進入中央和港人期盼的角色……明白當選僅僅意味著自己只是拿到了『准考證』,4年的考試才剛剛開始」。

  「洪門宴」事件折射的問題十分值得各方面客觀總結,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作者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

Hit Cou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