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直言集:我看立法會換屆選舉之三:政綱知多少

黃河 本會前會長、前衛生界專業團體聯席會議召集人
轉載自2021年12月31日 《巴士的報》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9906472

  了特區政府寄給地方選區選民的通函郵件《為港為己投一票》小冊子、《功能界別候選人簡介》以及一些候選人的選舉單張。只見候選人的「選舉信息」展示的,不少都是口號式的宣言,如「革新求變為未來」,又如「立足專業 社會共融 引領革新 齊創未來」,等等。因沒有詳細的詮釋,選民對這些口號大多不甚了了。這也許難免,因不論選舉事務處的小冊子或候選人的選舉單張,畢竟篇幅有限;再說,若太詳細,又有幾個選民會耐心細讀?問題是,如果每次選舉一仍舊貫,選民如何了解候選人的政見?候選人之間如何比併政綱?候選人及選民的質素如何提高?中央企盼的優質民主何時才能實現?

  翻看小冊子,你更會發現,有候選人(其中竟有建制派「大佬」)竟連簡單的政見口號也欠奉,只聲稱「選情嚴峻」,「靠你一票 保往一席」。聲稱「民主派告急」的,也有自封的「唯一民主派」。也有多名候選人則只貼上名人的照片 (其中有一候選人密密麻麻地排列了23個推薦人的照片) ,再配上「全力推介」、「全力支持」之類的文字。這也許會方便那些不耐煩追尋候選人政綱詳情的選民,只憑「以貌取人」、「以色(政治顏色) 取人」投下一票,確很省時。巧合的是,有一個標榜「新思維」的候選人真的在「選舉信息」位置上塗滿藍色,只在中央留了一個白點,之下有一行白底字:「你真係想清一色?」

  吸引選民「以色取人」投自己一票的,最明顯的是被標籤為所謂「非建制派」的一眾候選人。他們或突出自己是「獨立民主派」、「唯一民主派」,或借「選舉信息」、選舉單張、公開論壇或傳媒訪問,或隱晦或公然地宣示自己有別於建制派候選人的激進主張或「異見」。他們有宣揚「立法禁止二十萬以上月薪高官退休後任職私營機構」的,有要求「盡快推動落實雙普選」、「爭取特赦民主派朋友和年輕人」的,等等,不難辨認。他們看上的應是地方選區的個人選民中,份屬人數佔優的「黃營」者,若能汲取到他們的選票,自己的勝算必定較高。有著類似情況的,也出現在社福界、醫療衛生界等有「非建制派」參選的專業功能界別。對這種現象,我在2021年12月24日的《我看立法會換屆選舉之二:政治算計應拋棄》一文中曾有所論述。

   看候選人的政綱,他們的確反映了地方選區或專業界別的民意。但也可看到其中有刻意討好選民的民粹主義影子,例如:有人拋出了「善用消費券系統,每月派發$1000」的倡議;有人端出了「免首期免利息自置公營物業」的政綱;有人更作出了「我的承諾」:「減少每位醫護等負責病人數目……慣性遲放工不能接受」,等等。

  值得關注的是,這次立法會換屆選舉是在一個對本港,也是對醫療衛生界有著特殊意義的時代背景下舉行的選舉。其背景是:此前的2019年,本港出現了長達大半年的反修例風波以及被刻意挑起的暴亂,不但嚴重破壞了公共秩序,更令社會,包括醫療衛生界出現了分化分裂,至今尚未得到修復;又出現了界內醫護人員公然歧視及公開要脅入院尋求治療的警察,嚴重違反專業道德的惡性事件--但沒有及時受到制止和懲教,堅守專業操守者反受迫害的反常現象;更出現了在2020年2月新冠肺炎初次襲港的嚴重關頭,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一度嚴重威脅病患者的生命及健康,致招惹強烈民憤、 5天後被迫「腰斬」的醫護罷工;出現了護士協會企圖接力發起第二波罷工但不成功,而業界出現了無畏無懼反對罷工、支援醫院人手的反制行動;也出現了護協派出主席李國麟參加2020年7月的非法「35+民主派初選」,把本應專注專業的業界,捲入反中亂港的政治漩渦裏去的現象。

  對此,醫療衛生界別候選人以及舉辦見面會的界內團體,大多視若無睹。有人只聚焦於業界的局部利益,即使一度稍稍超越了本界別的邊界,兜了一個圈,最後仍回到了本專業,例如:「支持年青中醫到粵港澳大灣區執業」、「為有志在大灣區發展的醫衛專業人士提供全方位支援、政府可推動及加強兩地中醫交流」,予人頗有候選人〝兩耳不聞天下事〞之感。他們似忘記了自己參選的是立法會議員,不僅是界別的代表,未來要處理的不僅僅是醫護衛生服務。他們或不知道,當選者除此之外,還要推動業界撥亂反正,回歸專業、秉持專業操守、以病人為先為中心,更要為香港將怎樣重新出發,建設優質民主、徹底改善民生、走出經濟發展困境等,謀求長治久安之道!

 【作者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

Hit Cou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