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直言集:我看立法會換屆選舉之二:政治算計應拋棄

黃河 本會前會長、前衛生界專業團體聯席會議召集人
轉載自2021年12月24日 《巴士的報》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9866494

   過往選舉不同,今次多個以「一人一票」直接選出立法會議員的功能界別及地方選區中,均似乎出現一個獨特的現象:有多位參選人,他們好像「不約而同」,在尋求提名人及報名參選時均盡量少談或甚至避談政治,淡化或甚至隱藏自己的政治傾向或理念,卻在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資審會) 為他們開了綠燈之後,就通過宣傳單張、傳媒訪問、候選人論壇或其他形式開始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和主張--儘管程度上沒有《港區國安法》落實前那麼赤裸裸。前收後放,似充滿政治上的算計。僅舉3個例子:

(1) 九龍中地方選區的譚香文曾在2019年12月,在社交網頁上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圖片,但報名參選時主打的卻是淡化政治色彩的「龍星第一、居民第一、專業理性、實事求是」。她的參選資格沒有被資審會否決。不料她在正式展開競選後不久,就搶先並高調要求行政長官特赦反修例風波中被判監禁兩年或以下者、特赦判刑兩年以上但不涉及傷人者減刑一半,又要求特赦仍未被定罪者,不予起訴。有論者認為這等同於她要求為前年風波中湧現的黑暴翻案!作為資深政客,譚香文豈有不知她的要求在2019年綏靖主義思潮一度當道之時,或有被考慮的一線機會,現《港區國安法》已實施快一年半,又怎有被接受的可能?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難怪有人直斥:譚香文企圖「撈政治油水」。

(2) 在新界西南地方選區參選的劉卓裕,在取得資審會的「入場券」後,開始顯露其「初心」。例如他對選民說:「過去一段時間我哋冇咗睇開既傳媒、又失去咗好多平時會發聲既同事」,隱晦地為自動停刊的《蘋果日報》、被判監禁的「刑事犯」叫屈。不僅如此,他更揚言:「被滅聲唔代表就要消極」,要「聯繫教育、社福、勞工等界別持份者,推動社區項目,重建公民社會」,「為希望奮鬥 為市民堅守」,隱晦地提出要為他日「翻案」作努力,等等。

(3) 因醫學及衛生服務界選委選舉的選民基礎不一樣,醫療衛生界的何祟漢在9月參選選委時,十分低調,不但只講專業,隻字不提政治,更極力淡化自己與護協的關係。但在通過資審會的審核,正式成為立法會換屆選舉候選人後,他和護協便一反早前的手法,高調突出自己為護協中央執委的身份,得到護協的大力支持。不僅如此,他更一方面空洞地口稱自己「一直」「愛國愛港」,卻在對多個政治事件的公開表態中,暴露了自己及護協的「本相」:

   例一、在中央對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早有明確定性下,他竟仍以「社會事件」來稱呼之,又以「沒有對錯」來評價之,完全無視風波中嚴重的暴亂帶來的破壞以及有護士要脅入院尋求治療的警察,嚴重違反專業操守等事實。

   例二、他刻意粉飾去年2月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的醫護罷工,無視病患者的生命及健康一度遭受嚴重威脅,致招惹民憤,罷工5天後被迫「腰斬」的事實;更隻字不提護協曾企圖接力發起第二波罷工的往績。

   例三、他迴避護協派出主席李國麟參加去年7月的非法「35+民主派初選」的事實。

   例四、在社會已分為「愛國愛港」及「反中亂港」兩個陣營,前者仍在受到後者的軟對抗之下,他仍表明要走兩者之外的「中間路線」,十分投機。難怪另一候選人(現已當選的)林哲玄醫生要在一電台的候選人論壇節目中送他一件「騎牆派」禮物。  

   由上述三個例子,可以很明顯地看到,被標籤為「非建制派」的他們的企圖:如能討好那些人數佔優、政治顏色與他們相同或相近的選民,催谷他們出來踴躍投票,贏面就會很大,值得一搏。卻不料願望落空,他們全部以低得票率,甚至超低得票率敗選!只是如此耍弄政治算計,不但辜負了資審會的善意,還成了穿上「新衣」的國王,損害了自己的誠信。更甚的是,他們的作為令今次具里程碑意義的選舉,被蒙上了些許塵埃。希望在未來,選民和參選人看到的是政治算計被拋棄,各候選人拿出來比拼的是自己的專長、政綱、理念、承擔和貢獻的選舉,選民們得為全港的福祉自在地選出既愛港又愛國、既賢良又能幹之士,並從而為香港的優質民主的建設繼續添磚加瓦。

 【作者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

Hit Cou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