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黃河:溯源教協的蛻變:AFT決議案事件

黃 河:溯源教協的蛻變:AFT決議案事件

黃河 本會前會長
【轉載自2021年09月25日15:14《巴士的報》 博客文章】

  溯源教協的蛻變,我在2021年9月14日一文中,詳述了司徒華去世後,2013年7月,教協如何毫無底線地以政治凌駕專業、自我踐踏教師專業操守的一個例子:「粗口女教師事件」。本文再詳述一個發生在2007年9月的「AFT決議案事件」。

  那是香港回歸10周年的一年,華員會自1972年就加盟至今的國際公務人員聯合會(Public Services International-PSI,前曾譯作「國際公務員協會」)召開第28屆暨100週年慶的維也納世界大會。我由會前收到的文件得悉,同為PSI加盟會的美國教師聯合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 - AFT),提出了分別針對中國內地和香港的第11號、第12號兩個決議案。在前者,中國內地被描繪成「地獄」,中國政府及中華全國總工會(全總)成了「魔鬼」!在後者,脱離了殖民統治才10年的香港則被描繪得同樣糟糕:港人的言論/結社自由、工會權利受到「鎮壓」;被全社會公認弱勢得很的特區政府,竟敢「限制」立法會內的討論、發起「運動」「匿名威脅」「民主活躍分子」!豈料「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中國政府竟被AFT扣上一頂要出動戰艦來「武力威嚇」香港民主人士的大帽子! 抹黑之餘,AFT還要求PSI (本會作為加盟會包括在其中) 「杯葛」中國政府及全總;而它在炮製兩個決議案的過程中,竟然可以完全不理會更有發言權的香港加盟會的處境、可以完全不諮詢香港加盟會的意見,並且在提交決議案後仍拒絕聽取本會的意見,不願撤銷提案。正是口喊民主,自己的行為有何民主可言?

  為在國際會議上捍衛香港的尊嚴,秉持華員會一直提倡的「是其是、非其非」的精神,遵循華員會理事會有關怎樣處理與中國內地工會關係的準則(我將另文介紹相關問題),為正視聽,我在這次世界大會上公開發言,嚴正駁斥提案人AFT對香港和中國內地的抹黑和污蔑,批評了它的傲慢、無知和反民主的表現,讓來自世界各國的代表們兼聽了直接來自香港加盟會的另一種聲音、不同的意見。

筆者在2007年國際會議上駁斥對香港和中國內地的無理抹黑
 

  在大會發言時,我首先表示,「作為生活、工作於當地並見證其發展者,香港加盟會十分了解我們的家--香港」,「我們希望表達不同的看法:在指責中國的同時,我們不應忽視這個世界上最大和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正艱辛地面對着的實際困難。我們亦不應否定中國政府和中華全國總工會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這些成績並不只是在最近幾個月才取得。假如中國是一個魔鬼或地獄,則不可能有過去20年巨大正面的發展」。

  在講話中,我駁斥AFT的污蔑:「我們認為,指控香港的民主改革和工會權利受到阻撓並無根據。攻擊香港政府發起『威脅支持民主的人士的運動』、『匿名恐嚇擁護民主的活動家』也没有任何證據的支持」。我指出:「如果香港的情况(有如決議案描述般)如此糟糕,殖民地時代的夢想不可能在1997年後成真,例如:(1) 國際勞動節成了香港法定的勞工假期;(2) 香港人如今有了直接或間接挑選香港最高首長(行政長官)的發言權。」我告知與會的代表們:「你們或許不知道,是中國政府在1984年首先並單方面透過這份文件--英國和中國共同簽署的《聯合聲明》,承諾本地人有選舉香港最高首長的權利。諷刺的是,其時,港英立法局仍沒有一個議員由選舉產生,更不必說總督全由英國派來」。我表示:「的確,目前還不是普選,但對此,這份《基本法》早已給予了承諾。困難的是,社會對是否現在就普選,或速度上應慢一些,在社會達到共識後才實現,呈現了分化」。

  我又舉了兩個例子來說明「如果香港的情况如此糟糕,港人不可能享受到各項自由:(1) 回歸10年以來,工會的數目增加了33%;(2) 殖民統治下,無人敢漫罵、侮辱港督和港英政府。今天,無人因公開漫罵、侮辱特區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而受恐嚇或檢控」。我強調:「我們並不滿意現狀。但不應因而漠視1997年之後香港的成功一面」,「我們並不認為偏見可以代替理性,誇大和極端可以驅逐客觀」。發言的最後,我還朝向AFT代表們座席的方向,提高聲量:「提案人美國教師聯合會(AFT)並無在提交決議案予本大會之前諮詢我們」,「這是一種(對香港加盟會的)侮辱,是反民主的表現!其結果是,AFT令自己閉塞,讓謬誤和偏見充斥自己的腦袋!」

  我留意到,我發言時,諾大的會場幾乎沒有雜音,代表們都很專心聆聽。我發言後,沒有任何一位代表提出相反的意見,提案人AFT則是「粒聲不出」。事後,一位挪威的代表還主動走來告訴我,他贊成我的意見,認為美國提案人有冷戰思維,老想佔有支配地位,又批評他們竟沒有預先諮詢我們的意見,確是不民主的行為。一位菲律賓代表讚賞我有勇氣在大會上說出不同的意見,她贊同不應事事與政府對抗,但認為像她那樣想法的工會在這裏是不會受到歡迎的(not popular)。還有一些日本、韓國、蒙古國、新加坡、新西蘭、丹麥、英國和非洲等地的代表也表示了對香港加盟會的支持。因我只有3分鐘發言時間,介紹不了更多的情況,為了方便各國代表了解香港加盟會較詳細的意見,發言前印刷的1000份評論AFT決議案的文件,在大會分發時受到了歡迎,有不少代表還主動索取,很快就派光。中國問題受到普遍的關注,由此可見一斑。

  與不少代表較客觀、理性的取態比較, AFT顯得相當可笑、荒唐!同樣可笑的是,不去深究我反對理據的菲律賓籍PSI亞太區副會長,竟然忙不迭地在我發言後,向受到「任何傷害」(any hurt)的AFT「道歉」。她又在PSI理事會會議上指責我的發言未經地區討論,盡顯她無知、無底線「拍馬屁」之丑態。為此,我向新當選的PSI秘書長提出強烈的投訴,投訴信中我把這位副會長痛斥一頓!然而,更讓我驚訝的則是,我會後得知,AFT決議案那些「生安白造」抹黑香港特區和中國內地的「資料」,竟來自香港的教協司徒華和職工盟李卓人!其時,司徒華仍在世,足證教協的蛻變,事實上出現得很早。
 

【文章不代表本會立場,作者文責自負】

Hit Cou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