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黃河:溯源教協的蛻變:由誤判國情開始

黃 河:溯源教協的蛻變:由誤判國情開始

本會前會長 黃河

【轉載自2021年10月6日《巴士的報》博客文章】

  在2021年9月25日《溯源教協的蛻變:AFT決議案事件》一文提到了我在2007年國際公務人員聯合會(PSI)維也納世界大會上公開駁斥美國教師聯合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 – AFT)抹黑和污蔑香港和中國的兩個決議案。我發言的依據是華員會一份制定於1990年代後期的「準則」。

華員會的務實、建設性建議

  其時,PSI因有意接觸中國工會並訪華而諮詢香港加盟會的意見。作為回應,華員會制定了一份「準則」,向PSI提出了一些務實、建設性、前瞻性的建議:在處理與中國內地工會的關係時,應客觀肯定中國政府和中華全國總工會(全總)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而不要無理指責;對負面的事實,應給以善意和富建設性的批評,而不要惡意攻擊;採取一個正面、友好、現實的態度和對話 ,而不是對抗的政策,可以鼓勵、協助中國政府和全總做得更多、更好,這將令中國的勞工更能得到實惠。

解讀判斷國情,不以意識形態劃線

  其實決定如何處理與中國內地工會的關係,首先涉及的是自己如何看待中國國情的問題。華員會給予PSI的建議並非隨意制訂,而是建基於該會踐行中的基本立場:與中外工會相互交流時應主動踐行「與人為善」、互相尊重之道,不以意識形態劃線,不以政治顏色斷黑白,盡量為國際工運的團結和發展「增添正能量」;對於具爭議性的事物,應堅持「客觀理性務實」、「是其是非其非」的實事求是精神;對於不了解的事,應抱有「擴闊視野,增加認知」、「兼聽則明」、「客觀全面分析」的學習態度。

「武力威嚇」香港民主人士要出動戰艦?

  與此相反,教協司徒華和職工盟李卓人提供給AFT兩個決議案的「資料」,則很明顯,是對複雜的中國國情的誤讀誤判。不過,有此反應又並不全然令人意外。因為只在此前不久的1990年代,世人見證了蘇聯東歐集團的分崩離析、社會主義在全球的大潰敗。中國何能例外?1989年不就發生了巨大的風暴?但問題是,他們未能準確解讀:為什麼在東方,國內問題叢生的中國,能夠令一次又一次的「中國崩潰論」落空?為什麼國家雖仍在改革開放中跌跌撞撞,竟能在進入21世紀之時,躍上和平崛起的快車道?我認為,這是因為,如同AFT,在偏執偏激路線的催化下,他們驅逐了理性,任意讓謬誤和偏見充斥自己的腦袋,進而不惜在國際上妖魔化國家、把自己和工會置於與國家為敵的定位上。至於把中國戰艦派駐維多利亞海港之目的,荒唐地演繹為要「武力威嚇」香港民主人士,則實際上反映了他們已蛻變至無底線反中的立場。

實事求是地解讀國情

  其實,華員會對內地工會的認識,起步並不早,實際上始於1984年7月。其時,時任華員會會長郭元漢率領了一個4人代表團上京會見國務委員暨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主任姬鵬飛,為香港公務員得以由港英政府順利過渡至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合理權益得以延續,尋求中方的支持。會見時,中華全國總工會(全總) 副主席王家寵在座(對此,我當時有些不解)。會後,全總的中國職工對外交流中心宴請了華員會一行,還安排了我們參觀位於北京石景山的首都鋼鐵廠,並與首鋼工會座談。上京前,我們準備了好幾十條問題,其中不乏很尖銳的,在京期間,天天與新華社、全總陪同人員交流;每晚,在郭會長帶領下,在下榻的職工之家(全總擁的酒店)圍坐對照各自的筆記,務求實事求是地解讀國情、收到的資訊沒有被誤會。加上這之後十多年與內地的交往,令華員會對國情的了解增進了許多。我們為國家的落後的現象,為頻發的礦難、農民工屢被欠薪不快,也為國家的點滴進步高興;也了解到中國政府正在採取積極、具體措施去糾正許多過去曾被忽視或做得不足不好的範疇,例如勞動關係、勞動安全和健康、社會保障、集體談判、三方協議和勞動合同機制,了解到全總在其中扮演了十分積極的角色,令內地的勞工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實惠。現在回想起來,由於華員會一直採取的是「政治中立不偏、作風務實穩健」的中間路線,拒絕偏執偏激、反對政治凌駕一切,才得以較客觀、實事求是地評價內地的工會、較理性地看待複雜的國情。就此,應記一功的正是那套向PSI提出過的建議、又規範華員會自己合理處理與內地工會關係的準則。

PSI曾希望訪華

  而收到華員會建議後,PSI也開始通過日本加盟會、日本最大的公務人員工會--日本地方政府公務人員工會自治勞(JICHIRO)的牽線,接觸全總。2000年6月更由JICHIRO出面,邀請了全總國際聯絡部部長夏曉梅和她的同事列席了在日本京都召開的PSI亞太區東亞分區的年會。這是兩岸四地的工會人士在異國他鄉聚首一堂的歷史性一次。年會期間,PSI時任秘書長漢斯更與夏曉梅部長歷史性會過面,討論到PSI訪華的問題。年會後,我還曾一度為雙方傳過話,望能促成雙方的正式交往,終未能成事。據了解,問題出在 PSI的誠意上:它先是對全總主動提供的翻譯信心不大,但又未能自帶翻譯;更荒謬地是它還堅持要求全總安排訪華代表團會見內地「異見分子」!說到底,這是PSI沒能真正聆聽華員會忠告的結果。過程中,受到什麼人的居中破壞,則不得而知了。可知的是,幾年後,PSI對中國、中國工會的態度有了逆轉,有了容許AFT提出抹黑攻擊中國、中國工會、中國香港的決議案。只是因為華員會的極力反對,部分工會的代表講了些比較公道的話,有關決議案沒有付諸票決,而是改為交由PSI理事會決定如何跟進,最後不了了之罷了。

蛻變由誤讀誤判國情開始

  溯源原被認為是愛國愛港的司徒華及教協蛻變的因由,值得汲取教訓的是,倘若不誤讀誤判國情,過程中摒棄偏執偏激、政治凌駕專業和維權的路線,「走火入魔」將得以避免,教協應不會最後被冠上「反中亂港」之帽子。令人唏噓的是,曾批評中共「異化」的司徒華,看不到中共自癒的能力,反省不到自己反而「異化」的結局。

【作者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

Hit Coun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