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在經濟嚴峻動盪下進行薪酬水平調查極不合時宜

  公務員事務局於2020年6月18日來函有關續進行薪酬水平調查事,本會對當局有意正值香港社會及經濟處於極為動盪、特殊的情況下,進行公務員薪酬水平調查,甚表詫異!本會隨即於2020年6月29日去函當局強烈表達本會的意見。

  本會自1986年至今,參與了各次的薪酬水平調查及入職薪酬調查,包括2018-19的《薪酬水平調查及入職薪酬調查檢討》,一向都以十分認真、負責任的態度參與了整個過程,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2006及2012年的薪酬水平調查,至2018-19年的調查檢討都是倉卒完成,未有充分考慮各方面問題,亦沒有充份諮詢職方及在一些重要問題上與職方尋求共識。在調查方法上及應用調查結果上,一直問題多多,已令公務員積累了不少怨氣與不滿!
 

2018年《薪酬水平調查檢討》為炒冷飯式、沿地踏步的檢討

  薪酬水平調查方法的〝廣義屬系介定法〞是一個高度概括、粗疏籠統、極為糢糊的調查方法。在過去兩次調查(2006、2012)中,不論在公、私營職位配對及比較方面,都存在粗疏籠統的亂配、錯配情況,致令公、私營職位比較被詬病為〝橙與蘋果〞式的比較。而在調查結果誤差相當高的情況下,應用調查結果又完全沒有兼顧公務員工作的〝多樣性〞及〝特殊性〞,只求其了事、機械式以正負5%為界線,令其公信力被受嚴重質疑。

  鑑於薪酬水平調查涉及所有公務員文職職系,影響深遠,玆事體大,本會分別於2017及2018年4次去信公務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薪常會),表達本會對2018年《薪酬水平調查及入職薪酬調查檢討》的強烈意見。遺憾的是,薪常會並沒有認真了解本會的意見,在10年一次檢討的《第59號報告書》中,除曲解本會的意見外,更迴避與調查有關的重要關鍵問題。《第59號報告書》涉及5個海外國家公務員薪酬安排的研究,全部5個海外國家都不進行公/私營比較的薪酬水平調查,或類似的調查來釐定其公務員薪酬;但薪常會卻沒有根據研究的結果,解釋為何本港公務員仍要定期進行6年一次的薪酬水平調查?事實上,《第59號報告書》不論在調查方法、調查結果應用均流於沿地踏步,未能改善其嚴重的缺陷及極之低落的公信力。本會亦已於2019年1月致函當局表達對《第59號報告書》的強烈意見 (詳細內容見2019年4月號e-華員報,〝《第59號報告書》淪為炒冷飯式撿討〞及〝《第59號報告書》:迴避重要關鍵問題〞二文)。
 

公/私營性質截然不同,在經濟動盪、低迷之際強行進行調查極不合時宜

  當前,在全球疫情仍繼續爆發中,在本港經濟動盪、低迷之際,不少私營公司會採取一些特殊的薪酬手段在逆境求存求穩,而政府某些紓困措施亦一定程度影響私營公司的薪酬措施。鑑此,現時強行進行薪酬水平調查,將令原已誤差相當高的調查結果,其客觀性、準確性、可應用性受到進一步的扭曲。此外,《第59號報告書》對調查結果的應用只「炒冷飯」式的照跟過去,仍然是求其了事、機械式的以正負5%為界線,對公務員的薪金級別作出調整。這無疑將在公務員隊伍中製造極大的不公及爭議,在社會上製造分化,徒添煩添亂!

  事實上,公務員與私營公司性質上截然不同;私營公司彈性大,靈活性強,經濟好轉可迅即對員工的薪酬作出調整;反之,公務員的薪酬水平受機制固有6年或更長時間的規定所限,未能在經濟好轉立刻作出調整。故在經濟收縮下滑的時候進行調查,其調查結果將做成對公務員薪酬水平長期的扭曲、不公平,並會引致持續不斷的爭議。

  在此經濟嚴峻的情況下,進行〝橙與蘋果〞式的公/私營薪酬水平比較,無疑是自毀本已岌岌可危的薪酬水平調查的公信力,對維持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的公信力亦有害無益。
 

當局應切實與本會及職方磋商,尋求在何時及如何進行調查的共識

  本會於2020年6月29日去信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嚴正指出在本港際此亟需公務員隊伍及全社會團結抗疫、復甦經濟的關鍵時刻,急於進行有損公務員隊伍穩定、社會團結的薪酬水平調查,極不合時宜!本會誠望當局切實與本會及職方磋商,尋求在何時及如何進行公務員薪酬水平調查的共識。
 

局長於高級公務員評議會會議上作出積極回應,薪常會將於8月先諮詢職方意見

  本會去信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在7月初的高級公務員評議會會議上,作出積極回應,並表示薪常會將於8月先諮詢本會及職方有關何時及如何進行公務員薪酬水平調查的意見。本會期望當局及薪常會認真考慮本會上述的意見,不要僵化、例行公事式的進行薪酬水平調查,切實與職方磋商,尋求共識,至關重要!

Hit Counter

福利優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