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公務員工會維權確不能「堅離地」

公務員工會維權確不能「堅離地」

黃 河

本會前會長、前高級公務員評議會職方主席(輪任)

【轉載自2021年06月03日 巴士的報 博客文章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uthor/3150-river



  上一篇5月31日刊《巴士的報》的《正確認識公務員薪酬調整問題很有必要》一文,提到了前資深傳媒人黃麗君於5月22日《頭條日報》的《中環High Tea——從火星來的公務員》一文,猛烈抨擊政府人員協會在薪酬趨勢調查初步結果5月18日甫公佈,尚未經職方任何審核,即急不及待地就3個負數進行了問卷調查。文章指「逾八成被訪者不滿薪酬趨勢調查結果,約八成人不接受減薪,還有接近九成半的被訪者指繼續凍薪或減薪將影響士氣」。

  對該份問卷調查,《從火星來的公務員》一文的評語十分尖銳:

  • 「經歷二○一九年黑暴運動,以至去年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所有在政府和政府資助機構以外工作的打工仔,面對的是甚麼生活情況?扣薪、減薪、放無薪假、半失業、全失業,飯碗朝不保夕,所有人對惡劣的經濟前景和沉重的生活壓力都只能夠無奈地接受,但全港十多萬公務員的情況又如何呢?他們有扣薪嗎?有減薪嗎?有失業嗎?他們的福利有扣減、甚至取消嗎?」

  • 「無助的私人機構打工仔多不勝數,包括酒樓食肆的員工、零售店的職員、的士司機、酒店和旅行社的僱員、運動教練、文化藝術工作者等等,正當他們手停口停時,全香港的公務員仍繼續在支全薪,完全沒有任何失業的危機,對比何等強烈!公務員們在去年不過是面對凍薪,只此而已,而他們竟然說若今年繼續凍薪或甚至減薪,將無可避免進一步打擊公務員士氣,亦影響社會穩定。說這些話的人,有如是從火星來的外星人,完全不知民間疾苦,堅離地的程度令人咋舌!」

  • 「他們說減薪會打擊士氣,影響社會穩定,請問他們憑甚麼可以影響社會穩定?是靠嚇嗎?」

  對此,或會有公務員同事、工會團體或感到委屈,或不以為然,或甚至對罵。有此反應不難理解,但大可不必,反而應該去直面、去反思為什麼來自民間的「不順耳」聲音那麼強烈。

  本來,工會進行問卷調查有何不可?正當維護會員、公務員合符法理情的權益更有何過錯?它在5月22日公佈問卷調查結果的記者會上宣佈,將「要求政府在決定公務員調薪幅度時,必須秉承貫徹機制,全盤考慮加薪六大因素,並希望政府考慮現時香港經濟開始復蘇,物價上升,基層員工感受生活壓力日漸增加,能按通脹調整公務員薪酬」,則所提出的理據,確太籠統,未能清楚交代箇中的道理,但也不失中規中矩。然而,它為什麼會招惹民間那麼強烈的批評呢?客觀分析,作者黃麗君一句「(工會)有如是從火星來的外星人,完全不知民間疾苦,堅離地的程度令人咋舌!」說明了一切。

  這其實也說明,工會提出訴求之時,混亂了當下的時空,未能以較廣闊的視角看待維權,眼中只有自己、沒有社情民情民意,因而提不出盡可能平衡、兼顧多方面利益的道理。他們不理解,自己雖也是打工仔,只因受僱於政府/公共機構,提供的是公共服務,服務對象是社會大眾(其中相當部分還是基層市民),自己獲取的報酬全由公帑支付,故此,任何涉及薪酬福利的訴求及維權行動,難免受到社會的關注、遭遇大眾的評頭論足,實在正常得很。公務員工會及公務員同事對此應有足夠的認知,太「自我」,脫離時空、錯判民情、率性而為,只能製造公務員與社會大眾的隔閡,也連累特區政府與市民的關係。這就客觀要求工會團體的幹事能對「准許公務員分享/分擔經濟的起伏(Allow civil servants to share the ups and downs of the economy)」的薪酬政策、社會經濟民生狀況的認知,有比較全面、深入的了解。可惜的是,這些恰恰是不少公務員團體多年不見改善的通病。

  單看現行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引入至今雖已足足47年,竟仍有公務員團體的代表對有關機制、政策一知半解,甚至誤解;有人更「有名無實」地參與薪酬趨勢調查委員會,「樂意」放棄承擔監督薪酬研究調查組的調查結果的職責。有工會還只熱衷第一時間去做答案早已預設、導向性非常明顯的問卷調查,旨在刷存在感、搶曝光率,而不是學習如何下功夫去讀懂、審核調查報告。走民粹、媚俗之路,講會員、公務員中聽的話,避免得失會員、公務員,「走精邊」,正是另一通病。

  不要小看這些通病對作為管治團隊不可或缺部分的公務員隊伍肌體的侵蝕。隨著《港區國安法》的生效、確保愛國者治港的新選舉制度的逐步落實,立法會、管治團隊能否顯著提高管治水平和施政能力,洗脫社會對「港人未能治港」的質疑,正引起熱議。有論者更直接指出:「建制派中的堅定愛國者團體,必須努力提高政治思想水準和決策能力,以不負歷史賦予的『愛國者治港』使命」。難怪政治問責班子、公務員隊伍,甚至公務員團體「有心」之外是否「有力」也在受到檢視。其中竟有一間被視為「愛國愛港中堅力量」的標誌性工會被猛烈抨擊為「從火星來的外星人,完全不知民間疾苦」!

  只是走民粹之路,雖可媚俗,卻只會鼓勵「小公務員心態」,無助引導幹事、會員、公務員學會從大處著眼、從大局出發思考問題,與時俱進,理解並踐行與社會各界風雨同路、共同攜手前行。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香港脫離英國殖民地、回歸母國就達24周年,各方應是時候去深刻反思:原來香港如今才真正步入回歸後過渡期。原來香港仍待建設一支能認清政治倫理,得很自然地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特區,對政府有向心力、對社會有歸屬感和承擔,政府當局得與各級公務員共同構築夥伴合作型的新型的公務員文化的公務員隊伍。就此,不知標誌性工會是否同意?又願否改弦易轍,與其他公務員工會、與香港共同再出發?

【作者文責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

 



site count : Hit Counter
TOP